《林中小溪》三析

《林中小溪》三析

【写法攻略】
(1)视角主观切入,采用第一人称述说。“我”是目击者、见证人,“我”述说了小溪流经森林全程每一段中变化着的情态,所描写的景物也无不浸透了作者的主观感情和美学评价。他把我们拉进了作品,我们也仿佛随同他作了一次小溪之行。
(2)旋律反复回荡,具有诗体深警的特质。一般认为普里什文描写大自然的作品属于散文诗,也有人认为是抒情哲理散文(如苏联新版《百科全书》),作家自己喜欢称为诗体随笔。尽管三者的说法有差异,但是都承认其作品有着共同的特征——诗的因素很浓。本文的诗的因素首先表现在所揭示的道理的深刻上,作品不是止于赞颂小溪的冲击力上,而是深入下去表现它对障碍的看法,表现它对光明未来的信念,表现它对猥琐生活的批判。文章用相形相比的方式赞颂了美的、代表前进力量的事物,从普普通通的道理上升到哲理的层面:其次是节奏的跳荡回旋上,文章不是步步进逼,衔接得很紧,有的地方常常跳开,在隔离了一段的地方又遥遥接上,如“早晚”前后重复了五次,呈现出回旋式上升的趋势。
(3)语言活泼自然,带有作者的个性特征。第一,带有口语色彩。就像是和你对话似的。比如文章的开头部分,就像是和一个相识已久的朋友谈话,没有一点做作。第二,直接现实性。高尔基说过,普里什文有“一支生花的妙笔,善于将普普通通的词汇灵活地搭配起来进行描写,一切都具有触摸得到的可感性”。比如他写水急,并不满足于湍急、奔流等一类泛泛的字眼,而是把它活化,写它的情态变化,“水遇到一个又一个障碍,却毫不在乎,它只是聚集为一股股水流,仿佛在避免不了的一场搏斗中收紧肌肉一样”,先写溪水的心态——满不在乎,再写它的变化,最后再作比拟。第三,睿智、深沉,字里行间不时透露出灵气。和林区的自然环境密切交融,赋予了作家睿智、深沉的性格,这些性格特点自然地融入其作品。比如第31段关于密林里空地的描写,把一些小生物写得灵动可爱,作家不是用世俗的眼光,不是从功利——与人类的利害关系来审视自然的。结尾一段写得回肠荡气,表现出自我思想的升华。

【难点点拨】
(1)有—棵大灌木被冬雪压弯了,现在有许多枝条垂挂到小溪中,煞像一只大蜘蛛,灰蒙蒙的,爬在水面上,轻轻摇晃着所有细长的腿。
这一段话是对水塘的景色描写。上面一段话中写了,溪水“继续前行,而留下那水塘过它自己的日子”。透露出作者是蔑视这种平庸生活的。被冬雪压弯的大树,显得老态龙钟,枝条又是像蜘蛛一样细长的腿,爬在水面上,显得很丑陋。不难看出,这些是象征着平庸的生活。
(2)小溪流经树林的全程,是一条充满持续搏斗的道路,时间就由此而被创造出来。搏斗持续不断,生活和我的意识就在这持续不断中形成。
这个语段包含两句话,彼此之间是承接关系。前一句是说,搏斗才创造出时间;后一句是说,搏斗的持续不断——时间构成生活和我的意识。这里所说的生活和意识都是指有意义的。
(3)……此情此景我觉得再好也没有了,我再不必匆匆赶到哪儿去了。我在树根之间坐了下去,紧靠在树干上,举目望那和煦的太阳,于是,我的梦魂萦绕的时刻翩然而至,停了下来,原是大地上最后一名的我,最先进入了百花争艳的世界。
这段话的前一句,表示对这一方土地的深情留恋。后一句是解释如此留恋的原因——自我摆脱了孤独感、失望情绪,融入了社会,感到温暖和幸福。“最后一名的我”是指被生活所抛弃。
【重点探究】
一 小溪在林中冲破重重障碍奋然前行,这和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有什么相似的地方?作者从自然景观中感悟到怎样的人生哲理?请你也和作者—起作一次林间之游,观赏一下俄罗斯原始森林的风光,谈谈作者是怎样领悟到这些人生哲理的。如果你还有什么别的体会,也可以说出来,和同学交流。
在林中流淌的小溪,和人们的生命之流有不少相似的地方:(1)溪流行进中不断出现的障碍,就像是人们生命历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2)溪流在前进中越过障碍,要集聚力量,要坚持到底,人们战胜困难同样要有毅力,同样要不懈地进行斗争;(3)溪流行进中有分有合,但都有着共同的终极目标——流向大洋,人生奋斗也要有自己的终极追求;(4)小溪在与障碍持续搏斗中创造了时间和生活,人生也是如此,如果平平坦坦,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同样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生活和时间;(5)溪流和周围的景物构成了美的境界,战斗的人生也同样是美丽的。
作者由景生情,由情生感。景变,情也随之而变,感也随之发生相应的变化,并且不断深化。
二 课文把溪水冲破层层障碍夺路而出的情景写活了,你觉得这样写表达了怎样的情趣?你在课外观察大自然时,也有这样的体验吗?如果有,就用简短的文字写出来。
课文把溪水冲破层层障碍夺路而出的情景写活了,这是用拟人的手法表现了溪水奋斗不息的顽强精神,从而表达了作者融入自然、亲和自然的情趣,透露了自己的生活信念和人生理想。
下面以“小溪在搏斗中竭尽力量……被困在这水湾的春水中”为例,作一些分析:
“一股股水流像肌肉似的扭动着”,这写出了水流翻滚涌动的情景,但是,水流并未懈怠,仍然“在两岸紧夹中奋力前进”,水声更响了,作者从这声音中听出溪水执著一念要奔向大洋。小狗鱼滞留在水湾中,是闲笔,然而也起了衬托作用,表现了另一种苟且求安的生活。作者用了拟人手法,并且用自己的心去解读溪流的“心”,物我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