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自然美文欣赏专题(已经发表,请勿转载)

感受自然美文欣赏专题(已经发表,请勿转载)
春天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件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团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集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汗,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塘畔在江畔浣沙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箩与烟箩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张晓风经典散文》
[金手指点拨]
(江苏滨海三中 陆可爱)
[金状元考场]
思考与探究
赏析与感悟
参考答案


夏天——植物的世界
罗兰
夏天,是植物们享受生命的季节。
林木蓊郁极了。草也无比的茂密。芦草更像海浪,风吹来,一片萧萧的海潮音。因此使你想到,夏是属于清凉,而非属于炎热。
日午,藤萝架下,荷花池旁,都给你一份欲睡的宁静与沁凉。
夏天的花和春花不同。夏天的花有浓烈的生命之力。如果说,春花开放是因为风的温慰,那么,夏天的花就是由于太阳的激发了。
你看那冲力十足的太阳花,执带美人般的非洲菊,抢尽了天下颜色的红蓝粉紫的牵牛花和野茉莉,向太阳分来一把火似的石榴花与夹竹桃,挤满了花圊的凤仙草,还有晒不怕的向日葵,和那些红得像要溢出来似的西番莲,那么多花瓣也不能分散那如丹的艳红。……它们是夏天嘹亮的高歌。
还有另一些袅娜的花,是夏天的抒情小曲。藤萝花浅浅的紫,婉约的、成串的、装饰着满架的叶群。白兰花是晒不黑的南方佳丽,柔媚挺秀地吐着苍芳。晚香玉则是不想强调自我的北方女孩。晚风吹来时,就那么不假修饰的香啊香,香得整个的夏夜都充满了诗情。
野花是夏天的民歌。它们以多取胜,不求闻达地在野地里、短篱边,随意地开着,一群一群的。就因为它们不注意自己是什么颜色,反而配出了无数的颜色。 颜色配得太多,来不及分派的时候,就在一朵花上加了点或线,或干脆分一半给红,分一半给蓝,成了“花”花。
荷花在水上开,让叶子的圆伞给池水遮荫,它自己却让阳光把它晒成浅浅的红,让好奇的孩子们把它的花瓣当小船,在池水中飘来飘去。
花的天性就是不在意自己开得久暂和是否消失。
花瓣从不觉得自己的身世有什么“飘零”。
它们就是那么随意的开落。也许是因为它们知道,明天还会有同样的一大群花;也许是因为它们知道,这就是花的本色。
这是为什么,给小孩子们当作小船在池水中漂着的荷花瓣,总像是带着甜甜的笑靥。
夏天也是草的世界。野地里,固然铺满了劲健的青草;庭院的砖缝间、墙角边,也照样挤出来不甘被埋没的草叶。真不知那纤细的草茎怎么钻得出那严密坚硬的砖缝,而它们绿得那么深透,又饱含着脆脆的水分,使你不得不承认,它们是受着大地最多的眷顾。大地喜欢先让青草给它打上一层匀净湛绿的底色,来衬托花,也衬托树,而且还衬托人兽与房屋。更给河流与湖泊沿上漂亮浑厚的绿边,让大树的浓荫给草地印上深苍的阴影,来描绘晨昏或日午。也让凉夜的露珠藉着草叶的青翠,来显示它们的晶莹。
夏天更是树的世界。茂密的叶子,一层又一层。像是为了欢迎并推拥那远来的南风。让风的低音给人间带来如梦的薰然,带来白日的朦胧。
清晨的树浴着朝雾,给初升的阳光隔上一层轻纱。淡淡的那么一份清凉。
日午的树带着风的低吟,给人催眠。静极了,那么一份无须焦虑的怡然。
向晚的树像是专为衬托那熔金的落日,绚烂的晚霞在树群后面,向大地挥手告别一天的繁华,然后在淡紫或深灰的幕后隐去。树也就渐渐和星空混而为一,在夜风中摇曳中,轻轻入梦。
夏天的植物是大地生命力毫无保留的怒放。万紫千红的花朵就织在苍翠蓊郁的林木与青翠之间,装饰点缀着这绚丽的世界,在宇宙的这一星系的轨道上,欢快地运转,向造化的无形之眼展示无穷的生机。

[金手指点拨]
江苏滨海三中 陆可爱)
[金状元考场]
参考答案


秋天·秋天
满山的牵牛藤起伏,紫色的小浪花一直冲击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
阳光是耀眼的白,像锡,像许多发光的金属。是哪个聪明的古人想起来以木像春而
以金像秋的?我们喜欢木的青绿,但我们怎能不钦仰金属的灿白?
对了,就是这灿白,闭着眼睛也能感到的。在云里,在芦苇上,在满山的的翠竹上,
在满谷的长风里,这样乱扑扑地压了下来。
在我们的城市里,夏季上演得太长,秋色就不免出场得晚些。但秋是永远不会被混
淆的——这坚硬明朗的金属季。让我们从微凉的松风中去认取,让我们从新刈的草香中
去认取。
……
随着风,紫色的浪花翻腾,把一山的秋凉都翻到我的心上来了。我爱这样的季候,
只是我感到我爱得这样孤独。
我并非不醉心春天的温柔,我并非不向往夏天的炽热,只是生命应该严肃、应该成
熟、应该神圣,就像秋天所给我们的一样——然而,谁懂呢?谁知道呢?谁去欣赏深度
呢?
远山在退,遥远地盘结着平静的黛蓝。而近处的木本珠兰仍香着,(香气真是一种
权力,可以统辖很大片的土地。)小溪从小夹缝里奔窜出来,在原野里写着没有人了解
的行书,它是一首小令,曲折而明快,用以描绘纯净的秋光的。
而我的扉页空着,我没有小令,只是我爱秋天,以我全部的虔诚与敬畏。
愿我的生命也是这样的,没有大多绚丽的春花、没有太多飘浮夏云、没有喧哗、没
有旋转的五彩,只有一片安静纯朴的白色,只有成熟生命的深沉与严肃,只有梦,像一
样红枫那样热切殷实的梦。
秋天,这坚硬而明亮的金属季,是我深深爱着的。 《张晓风经典散文》
[金手指点拨]
(江苏滨海三中 陆可爱)
[金状元考场]
比较突破
4将下面这首诗与课文比较,说说两位作者表达的思想感情有什么共同的地方。
秋天
文/何其芳
震落了清晨满披着的露珠,
  伐木声丁丁地飘出幽谷。
  放下饱食过稻香的镰刀,
  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的瓜果。
  秋天栖息在农家里。

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圆的网,
  收起青鳊鱼似的乌桕叶的影子。
  芦篷上满载着白霜,
  轻轻摇着归泊的小桨。
  秋天游戏在渔船上。

草野在蟋蟀声中更寥阔了。
  溪水因枯涸见石更清洌了。
  牛背上的笛声何处去了,
  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热的笛孔?
  秋天梦寐在牧羊女的眼里。

参考答案


北方的冬天——雪
北方的冬天,风大,雪大。北风呼啸着,一声比一声尖利,风声中夹杂着零星的雪花,扑面而来,嗲得你不得不缩脖弓腰,脸火辣辣的有如刀割。风稍停,雪就可能来了。最妙的清晨早起,睡眼惺忪。走出户外,精神乍然一振,身心畅然极了——原来夜里已经下起了雪,并还在继续下着。这雪:铺天盖地,洋洋洒洒,又仿佛天兵天降,摇头晃脑,傲然而降;瞬时,天地同色,银树白屋,仰视山川,更是银妆素裹,英姿飒爽。
继续下着的雪落在头上,拂在脸上,挂在睫毛上,沾在衣服上,盖在脚面上。那凉爽的空气透过七窍直沁心肺,彻身有冷冷之润,仿佛一把满盛霜雪的冰壶,置于云叶裁就的轻舟,静泛于虚无的世界。
极目周览,天不分东西南北皆苍茫一色,地不分远近尊卑都银装素裹,木不分桦梨枳檀尽琼枝玉叶,人不分三六九等概皓鹤白鹇。四季峥嵘一归宁静,万叶障目终现无极——雪的气魄实在难以比肩,四季众色,恐怕也惟有冬季的白色可以一统天下了,这是白色的威力还是魅力呢?雪的色彩是丰富的,丰富之极复归平淡;雪的情感是灿烂的,灿烂之极归向宁寂;雪的内涵是威猛的,威猛之极归于柔和,倘细细吟玩,足见雪之品格。
若有机会走进山里的树林,踏着落雪“吱吱”地响。林子里与外面又有不同,几乎看不到树枝,都被雪压住,叠银积金,弯如垂柳。偶尔,从树后蹦出一只松鼠,瞪着惊奇的眼睛,瞅上你一阵,然后梦转身,拖着长长的尾巴,飞也似地逃了。树上的小鸟也突地飞去,蹬落的雪花便簌簌地落了下来,应和着渐去渐远的鸟鸣,山林重又归于寂静。
有时气温低的时候,水面上便会生成大片的水雾,遥望缭绕的水汽,飘渺婀娜,忽散忽降,骤然觉得自己身在天宫的瑶池,飘飘然仿佛也带了一点仙气。这些水雾升到半空,慢慢向四周散去,遇到柳、榆等枝条,便凝结成霜,聚少成多,这原本光秃秃的枝条便都“千树万树梨花开”了。而且,越是寒冷,这“梨花”开得越繁茂,一嘟嘟,一串串,玲珑剔透,摇摇欲坠,令人不敢高声说笑,惟恐惊扰了这上帝的杰作。也许是人们爱其美吧,便也送它一个更美的名字,叫“雾凇”。这“雾凇”便也堪称奇美。
冬季是雪之母,寒冷是雪之父。没有他们的抚育和滋润,怎能孕育出这冷艳的精灵,怎能造就出这包藏宇宙、并吞八荒的磅礴气象!
[金手指点拨]

[金状元考场]
创新体验
5下面是一同学写的关于观赏雾凇的片断,你能帮他续写下去吗?
雾凇之美,美在壮观,美在奇绝。观赏雾凇,讲究的是在夜看雾,晨看挂,待到近午赏落花。 ……
你的续写:
6银装束裹,是北方的雪景;北方的雪,恢宏壮阔,气势磅礴,可以扫荡一切,覆盖大地。而南方的雪,却是另一番景象,别一样情趣了。你能根据你的生活积累写一写南方的雪吗?试一试你的文采,你一定行!

参考答案
6例文:
南方的雪
文/朱俊
低沉的晦云,使天空变得混浊而厚重。忽然间,一星儿洁白的片状物,在眼前无声地滑落;一片一片,渐渐地增多,它们汇集起来,浑然一体,弥漫于天地间;南方的雪终于来了。它先呈冰晶状,后越来越白,越来越轻盈,似蝶、似玉、柳絮般地纷纷扬扬,悠闲而欢快;当它飘到你的脸上,一股惬意的冰情,可传遍你的全身,使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也许要隔三年五载甚至更长的时间,南方的雪才能与你会面。孩子们会惊呼,下雪啦!大人们会喃喃地道,好多年没下雪了。空气变得清新无比。匆匆的行人会情不自禁地放慢脚步,仰望天空,深深地呼吸。望着纷飞的雪花,人们会在心里企盼着它下大些;有人为了一睹雪景,有人为了来年的收成。南方的雪并不常见,因此显得格外珍贵,也不寻常。
水也能开花吗?雪就是水开的花。雪是水在循环过程中自我净化最有效的形式。因而雪是水最洁净的一面。雪是水中花,是凝固的水。雪的形状呈放射状,似花朵,故称雪花。据说在显微镜下,雪花的图案有上万种,比起万物之花中的任何一种,也毫不逊色。雪是冬天的花;每一朵花,都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南方的雪,有一种悲壮的美,是北方的雪所不及的。任何的一丝风,都可以撼动它,但它直上而下,总是温柔而顽强地奔向大地;它随风而起,随兴而致,不论田野还是山川,不论清贫或富有,并不选择自己的落脚点;它绝无人间的世故理念。它的目的是明确的,然而当它亲吻大地时,便迅速地消失了,化成了一滴不见踪影的甘露。南方的雪很难像北方的雪那样,堆积在大地,与冬日共存。它只存在于天地间,只存在于运动中;它为飞舞而生,为大地而亡;从生到亡,也许只有短短的几分种,它的生命就结束了。然而在它存在的那一刻,它除了在空中飞舞,没有染指任何事物;它的生命是短暂的,却是纯洁的。
南方的雪,轻盈、洁净、高贵而神秘。站在翩翩起舞的雪花中,你会以为自己的升腾,在飞翔。雪是一首无声的音乐,是上帝的诗篇。它使整个天地更丰厚、更立体、更具动感。并且它用它的纯洁、它的无私和执着,浸润着大地,把大地清洁一新。因此,它同时又是上苍放飞的希望。
小小雪花,也是一个世界;世间万物,无一例外。天若有情天亦老;可天若无情,为何造出如此精美无比的生命来呢?细细揣摸,雪也是有生命的;尤其是南方的雪。

课文链接
目标课文:《春》
北国的春风
林斤澜
北京人说:“春脖子短。”南方来的人觉得这个“脖子”有名无实,冬天刚刚过去,夏天就来到眼前了。
最激烈的意见是:“哪里有什么春天,只见起风、起风,成天到土、刮土,眼睛也睁不开,桌子一天擦一百遍……”
其实,意思里说的景象不冬不夏,还得承认是春天。不过不像南方的春天,那也的确。褒贬起来着重在于春风,也有道理。
起初,我也怀念江南的春天,“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些名句是些老窖名酒,是色香味俱全的。这四句里没有提到风,风原来是看不见的,又无所不在的。江南的春风抚摸大地,像柳丝的飘忽;体贴万物,像细雨的滋润。这才草长,花开,莺飞……
北京的春风真就是刮土吗?后来我有了别样的体会,那是下乡的好处。
我在京西的大山里、京东的山边上,曾数度“春脖子”。背阴的岩下,积雪冷森森。是潭,是溪,是井台,还是泉边,凡带水的地方,都坚持着冰块、冰砚、冰溜、冰会…一夜之间,春风来了。忽然从塞外的苍苍原野,莽莽沙漠,滚滚而来。从关外扑过山头,漫过山梁,插山沟、灌山口,呜呜吹号,哄哄呼啸。
轰的一声,是哪里的河水开裂了吧;是碗口粗的病枝乱折了吧。有天夜里,我住的石头房子的木头架子,格拉拉格拉拉响起来,晃起来,仿佛冬眠惊醒,伸懒腰,动弹胳膊腿,浑身关节挨个嘎吧嘎吧松动。
麦苗在霜冻里返青了,山桃在积雪里拱苞了。清早,人们穿着老羊皮背心,用荆条背篓背带冰碴的羊粪,绕山嘴,上山梁,爬梯田。春风呼啦呼啦地,帮助呼哧呼哧的人们,把粪肥撒匀净,好不痛快人也。
北国的山民,喜欢力大无穷的好汉。到得喜欢得不行时,连捎来的粗暴,也只觉得解气。要不,猜想想,柳丝飘拂般的抚摸,细雨滋润般的体贴,又怎么过草原,走沙漠,扑山梁?又怎么踢打开千里冰封和遍地赖着不走的积雪?
如果我回到江南,老是乍暖还寒,最难将息,老是牛角淡淡的阳光,牛尾蒙蒙的阴雨,整天好比穿着湿布衫,墙角落里发霉,长蘑菇,有死耗子味儿……能不怀念北国的春风!
探究·学习
(二)延伸训练:
参考答案:


目标课文:《济南的冬天》

济南的秋天 
老舍
济南的秋天是诗境的。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有睡着了的大城楼,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清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幻想不出——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请到济南来看看吧。
请你在秋天来。那城,那河,那古路,那山影,是终年给你预备着的。可是,加上济南的秋色,济南由古朴的画境转入静美的诗境中了。这个诗意秋光秋色是济南独有的。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瑞士,把春天的赐给西湖,秋和冬的全赐给了济南。秋和冬是不好分开的,秋睡熟了一点便是冬,上帝不愿意把它忽然唤醒,所以作个整人情,连秋带冬全给了济南。
诗的境界中必须有山有水。那么,请看济南吧。那颜色不同,方向不同,高矮不同的山,在秋色中便越发的不同了。以颜色说吧,山腰中的松树是青黑的,加上秋阳的斜射,那片青黑便多出些比灰色深,比黑色浅的颜色,把旁边的黄草盖成一层灰中透黄的阴影。山脚是镶着各色条子的,一层层的,有的黄,有的灰,有的绿,有的似乎是藕荷色儿。山顶上的色儿也随着太阳的转移而不同。山顶的颜色不同还不重要,山腰中的颜色不同才真叫人想作几句诗。山腰中的颜色是永远在那儿变动,特别是在秋天,那阳光能够忽然清凉一会儿,忽然又温暖一会儿,这个变动并不激烈,可是山上的颜色觉得出这个变化,而立刻随着变换。忽然黄色更真了一些,忽然又暗了一些,忽然像有层看不见的薄雾在那儿流动,忽然像有股细风替"自然"调合着彩色,轻轻的抹上一层各色俱全而全是淡美的色道儿。有这样的山,再配上那蓝的天,晴暖的阳光;蓝得像要由蓝变绿了,可又没完全绿了;晴暖得要发燥了,可是有点凉风,正像诗一样的温柔;这便是济南的秋。况且因为颜色的不同,那山的高低也更显然了。高的更高了些,低的更低了些,山的棱角曲线在晴空中更真了,更分明了,更瘦硬了。看山顶上那个塔!
再看水。以量说,以质说,以形式说,哪儿的水能比济南?有泉--到处是泉--有河,有湖,这是由形式上分。不管是泉是河是湖,全是那么清,全是那么甜,哎呀,济南是"自然"的Sweet heart吧?大明湖夏日的莲花,城河的绿柳,自然是美好的了。可是看水,是要看秋水的。济南有秋山,又有秋水,这个秋才算个秋,因为秋神是在济南住家的。先不用说别的,只说水中的绿藻吧。那份儿绿色,除了上帝心中的绿色,恐怕没有别的东西能比拟的。这种鲜绿色借着水的清澄显露出来,好像美人借着镜子鉴赏自己的美。是的,这些绿藻是自己享受那水的甜美呢,不是为谁看的。它们知道它们那点绿的心事,它们终年在那儿吻着水皮,做着绿色的香梦。淘气的鸭子,用黄金的脚掌碰它们一两下。浣女的影儿,吻它们的绿叶一两下。只有这个,是它们的香甜的烦恼。羡慕死诗人呀!
在秋天,水和蓝天一样的清凉。天上微微有些白云,水上微微有些波皱。天水之间,全是清明,温暖的空气,带着一点桂花的香味。山影儿也更真了。秋山秋水虚幻的吻着。山儿不动,水儿微响。那中古的老城,带着这片秋色秋声,是济南,是诗。
探究·学习

参考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