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潭记》中的四奇

《小石潭记》中的四奇
《小石潭记》是柳宗元被贬至永州期间所作的有名的山水游记。他以高超的手法,精细、准确而又生动地描绘出四幅令人惊叹的奇特画面:
潭水清得奇。该文开头先写水声,作者用“如鸣佩环”来比喻水声的悦耳动听,无不使游览者“心乐之”而感到奇特。接着正面描写潭水“水尤清”,然后用“全石以为底”“潭中鱼可百许头”从侧面加以烘托,突出潭水清得出奇。
潭石形态奇。写潭石,“全石以为底”,十分罕见。更为罕见的是:“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真是千姿百态,蔚为奇观。
潭的水源奇。写潭水的源头,作者先写其源的输道——小溪。写小溪用“斗折蛇行”来比喻溪身的开头和水流动的姿态,并用“犬牙差互”绘出溪岸峭拔多姿,写出了小溪的奇,为下面写奇源作了伏笔。然后写“不可知其源”,使游览者感到潭源神秘莫测,给人以扑朔迷离之感。
潭的氛围奇。写小石潭的气氛,作者先用“四面竹树环合”,点染出潭的清幽。然后用“凄神寒骨,悄怆幽邃”高度概括了潭的奇特氛围,而这种氛围恰好寄托了作者忧伤、凄苦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