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新装》中的三个疑问点拨

《皇帝的新装》中的三个疑问点拨
1.骗子为什么用织新衣而不用别的手段来骗皇帝?
童话一开头就用概括、对比的手法写出皇帝爱新装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不惜把他所有的钱都花掉”,写出了他为穿新衣而恣意挥霍民脂民膏;“既不……也不……除非……”句,写出他穿新衣胜过关心军队和其他活动;“每一天每一点钟都要换一套新衣服”和“皇上在更衣室里”,极尽夸张,突出强调他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穿衣上而不顾国计民生。这样一个嗜新衣如生命的皇帝,对于骗子所言的神奇而漂亮的新衣,当然会感兴趣了。
两个骗子看准了皇帝的心思,声称“他们能够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这是最合皇帝心意的。他就是喜欢穿得漂亮,他根本不问国家大事,因此他觉得这“真是理想的衣服”“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在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辨别出哪些是聪明人,哪些是傻子”。也就是说,这样的新装一举两得,不仅漂亮无比,而且还是一件法宝,可以帮助皇帝检验他的臣民是否称职或愚蠢,从而巩固自己的统治。这对皇帝来说,当然更有吸引力了。
这样,骗局就和皇权结合起来了。事实是根本没有衣服,说“看不见”是一句真话,但敢于说真话就是“不称职”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在这样的威压之下,“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者太愚蠢”。从皇帝到大臣,到朝廷大小官员,谁都自欺欺人,最后演出了一幕皇帝赤身裸体举行大典的丑剧。老百姓起先也只得说假话,最后是一个小孩子说出了真话,直到所有的老百姓都说出了真话,而皇帝和大臣们硬是装模作样,直至游行大典举行完毕。
作者凭借自己天才的想像,通过两个骗子设的骗局,对皇帝极尽戏弄,让他丑态百出,丧尽尊严。童话以讽刺之鞭,无情地鞭挞了腐朽的封建王朝,无情地鞭挞了至高无上的皇帝和一群道貌岸然的大臣,把他们的愚蠢、卑鄙、虚伪、为了保持权力不惜自欺欺人等等恶行,拿出来示众。童话还告诉我们:应该保持天真烂漫的童心,无私无畏,敢于说真话。
2.皇帝想去看新衣织得怎样了,但又不敢亲自去看,这时作者重笔写了他的心理活动,这些心理活动说明了什么?
这段心理描写一波三折,写得非常精彩。“不过,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心里的确感到不大自然。”这是第一次转折,联系第一段对他爱好新衣的描写,不难看出,皇帝自己其实心很虚,他很怕自己看不见,是一个不称职的皇帝,而且对自己是否聪明也不敢相信。接着是第二个转折:“他相信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从“不大自然”到“无须害怕”这其实是自己给自己壮胆,强作镇静。但是,虽然如此,他“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比较妥当”,这是第三次转折,说明他心里还是非常害怕自己看不见那块布,因而证明自己是不称职或是愚蠢的,所以心生一计:还是先派人去看看比较妥当。这些自相矛盾的心理活动,把皇帝自信而又心虚,愚蠢而又狡猾的性格特点准确地表达出来了,不仅使人物形象鲜明,而且深化了中心思想。
3.这场骗局最后是由一个小孩儿说出真相,这说明了什么?
在这样一个谎言充塞、欺骗成风的世界里,作者让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喊出了“天真的声音”,讲出了谁也不敢说出的真相,使得“新装”顿时失去了神奇的作用。这一笔,增强了童话的神话色彩和作品的现实意义。
为什么要让一个小孩子来揭开皇帝新装的奥秘,戳穿游行大典的骗局?因为孩子总是无所顾忌、直言不讳的:“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这句话既天真又大胆,既率直又肯定,符合孩子的身份。如果改成成人来说,反倒不真实。其实,它虽出自孩子之口,却代表了所有老百姓的意见,以至大家都重复着“他实在没有穿什么衣服呀”这句话。作者用孩子的眼光来感受、描绘,寓严肃的主题于诙谐的故事之中,真不愧为世界著名的童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