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224500江苏滨海三中  陆可爱


(本篇可用笔名  汪黎)


语言文字表情达意时,有一个方法或手段问题,我们叫做表达方式,习惯上有五种表达方式,即叙述、描写、说明、抒情、议论五种。每种形式都有它独特的表达效果。


记叙就是把人物的经历、言行和事物发展的过程交代出来,这是一种最常用的表达方式也是记叙文中的主要表达方式。如《吆喝》一文以平易而又不乏生动幽默的语言介绍了旧北京街市上动人的一景,缓缓的追忆语调中流露出的是愉悦和怀想,让人不由自主地品味到生活中蕴涵的浓郁的情趣。作者介绍了从白天的叫卖声到夜晚的叫卖声,从卖吃食的、放留声机的,到乞讨的,还有富有四季特色的叫卖声等等,从中流露出作者对北京的吆喝声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那就是愉悦和怀想。


描写是把描写对象的状貌、情态描绘出来,再现给读者的一种表达方式。描写的手法运用得好,能逼真传神、生动形象,使读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如临其境,从中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就描写对象不同,可分为人物描写、环境描写、场面描写和细节描写;就描写角度不同可分为正面描写、侧面描写、静态描写、动态描写。如《云南的歌会》一文在“歌会”的大标题下,作者用精妙的文笔描绘了三种不同场面的民歌演唱,对每一个场面的描写都各有特写,三个场合在内容上各有侧重,在手法上也各不相同。“山野对歌”强调的是才智,通过外貌和神态的刻画,突出人物美;“山路漫歌”通过是花、鸟、人的刻画,突出的是环境美;“村寨传歌”突出的是传歌的场面、特点和目的,展示的是云南的风俗美。沈从文先生就是以这样明净、潇洒、随意的文字为我们勾勒了云南特有的风景、风物、民情、民风,展示了云南特有的淳朴自然的风俗人情,以一种抒情诗所特有的含蓄与优美的笔调热情吟唱,令人回味无穷。


抒情是作者抒发感情和主观感受的一种表达方式。又可分为直接抒情(直抒胸臆)和间接抒情,是一种重要的表达技巧,常能引起读者情感上的共鸣。如《春酒》介绍了故乡过年的风俗,以儿童的视角观察生活,用富于童趣的语言抒发了对童年,对母亲,对故乡的思念之情。


说明是用简明扼要的文字,把事物的形状、性质、特征、成因、关系、功用等解说清楚的表达方式。这种被解说的对象,有的是实体的事物,如山川、江河、花草、树木、建筑、器物等;有的是抽象的道理,如思想、意识、修养、观点、概念、原理、技术等。如《端午的鸭蛋》一文先从端午的风俗谈起,从各地均有的风俗写到家乡独有的风俗,再写到“十二红”,写到“咸鸭蛋”,然后介绍家乡的鸭蛋——高邮咸蛋,最后涉及正题,写端午的鸭蛋。一个小小的鸭蛋凝聚着情趣、诗意和作者的满腔深情。


议论就是作者对某个议论对象发表见解,以表明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它的作用在于使文章鲜明、深刻,具有较强的哲理性和理论深度。如《吆喝》文章第三部分从叫卖作为一种口头广告的角度来写。这里写叫卖的文化内涵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有的叫卖说明商品制作的工艺过程。如:“蒸而又炸呀,油儿又白搭。面的包儿来,西葫芦的馅儿啊。蒸而又炸。”其二,有的叫卖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如卖山楂的喊:“就剩两挂啦。”其实他身上挂满了那用绳串起来的紫红色的果子。其三,叫卖的语言十分丰富,极富表现力。有的善用比喻,如“栗子味儿的白薯”“萝卜赛过梨”等;有的合辙押韵,颇为动听,如“又不糠来又不辣,两捆萝卜一个大。”


以上这五种表达方式在不同文体中都可综合运用、交错使用。叙事写人饱含激情,字里行间流露深情,写景状物注入真情,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交融;议中有叙,叙中有议,夹叙夹议。力求用得自然、灵活、巧妙,给文章增加一点光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