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消息中的事例写得具体些


把消息中的事例写得具体些




仇学平



  “怎样把消息中所举的事例写得具体些?”

  提出这个问题,也属于“有感而发”。因为笔者在编发一些基层通讯员的来稿时,发现不少消息稿,特别是一些非事件消息稿件在举例时,大多写得比较笼统、抽象、模糊,显得比较空泛、干巴、枯燥。而一些基层通信员在与我们互动联系时,也一再要求编辑们给他们讲讲“消息中怎样举例”的问题。这表明许多基层通讯员已经不满足于对消息中的“何事”因素作过于简单的概括性介绍,而注重把消息写得更细更活更精彩。这是很可喜的追求。

  我国新闻界的老前辈穆青曾专门分析过:“为什么我们的许多新闻长期摆脱不了一种呆板的格式?为什么有些语言就那么生硬、干巴?为什么许多生动的事物一写出来就成一堆乏味的概念呢?……如果我们的新闻报道净讲些概念,尽管新闻天天发,概念天天讲,我们的国家究竟什么样子,人民究竟如何生活,这几年中国发生哪些巨大的变化,人家脑子里还是抽象的,模糊的。”

  穆青在这里分析的消息中的事实写得不具体的三种表现,在现在一些基层通讯员的来稿中仍然普遍存在:一是公式化,套用呆板的格式,一提什么动态,总是“在……下”,一讲什么经验,总是“为了(由于)……”等等,尽管贴上了时髦的标签,还是显得非常老套,倒胃口。二是单调乏味,用工作简报式的常用术语代替个性化的形象描写,只见赶时髦的大话、空话,不见吸引人眼睛的鲜活事实,从头到尾很少有视觉因素,令人生厌。三是概念化,过多地采用概括式的报道手法,对新闻事实概括得非常抽象,以至于抛开具体事实的描画,只把难以捉摸的概念、判断、结论硬塞给读者,因而使消息显得空泛、笼统、不清晰、不确切。

  这些年来,许多记者和通讯员在消息写作实践中做过不少尝试和探索,也总结出不少有效的方法。

  方法之一:避虚击实 化软为硬

  2007年4月11日《解放军报》一版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重庆三千余退役士兵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其开头就写道:

  今天,重庆忠县石黄镇的退伍战士邹春飞和全县117名退役士兵一道,走进重庆经济贸易学校的课堂,免费接受为期3年的职业技能培训。更令他们欣喜的是,学校经过协调,还就他们的就业问题与多家公司签订了协议”。消息进一步写道:“从今年开始重庆市培训学校每年在春、秋季各组织一次招生。全市退伍战士可带《退伍证》到所在区(县)指定学校报名入学。入学后,农村籍退役士兵每人每年由政府资助学费和生活、住宿补助费4000元,并按户籍管理规定,实行户口由城镇转移;城镇退役士兵(含转业士官)每人每年由政府资助学费2000元。今年,市财政已安排专项经费4000万元。

  这种多用离读者关注点近的确切事例说话、少用大范围的概括材料的写法,是把消息中的事例写得具体的一个好法子。请看新华社记者厉正宏写的消息:《为了今宵年夜饭》,劈头就是情景描写:

  新春的意绪,弥漫飘洒在都市的黎明。

  浦江两岸的200多家菜场,青菜、菠菜、芹菜、荠菜、香葱、青椒染绿了摊位;花色盆菜,家禽开刀拆零、时令暖锅配菜、水发海品味、豆制品炒素拼盘,更是绿色丛中闹出几分佳节气息。

  一位采购节日菜肴的家庭主妇称道说,今年菜源充足,品种齐全,准备一顿年夜饭比以前可轻松多啦。

  为了今宵“年夜饭”,可知有多少默默无闻的人们,在无声地奉献一片炽热的真情……

  这本是一篇政策性的“软新闻”,反映改革开放带来的重要成果,记者完全可以把它写成一篇夹叙夹议的综合新闻。但记者没有做大范围的概括综述和评议,而是把描写的“镜头”聚焦到除夕那天的上海早晨,在做了一系列可感可触的具体描画之后,才画龙点睛地综述了一句:“这意味着,今年进入市民菜篮子、端上除夕餐桌的副食品,分别比去年增加了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四十。”我们写消息时,完全可以像新闻作者那样,学会运用自己眼睛,站在时代的塔尖瞭望,摄取生活中发生的有重大意义的、能产生美感的新闻“镜头”,巧妙地组合成消息中的事实主体,使读者如临其境。

  新闻界老前辈穆青生前反复强调:“提倡多写视觉新闻,我觉得应该强调了。古人讲:‘百闻不如一见’,这个‘见’,从新闻报道来说就是要有视觉形象……应该注入视觉因素,以触动读者的视觉感官,使他能看到形象的图景,留下深刻的记忆。所谓视觉新闻,无非是形象化、立体化、有典型细节,生动的画面,读来有声有色,使人能够具体地形象地看到你所报道的事实的真面貌。这样,我们的新闻就可以克服枯燥和概念化的缺陷,更好地适应今天这个电视发达的时代。”

  为了实践穆青同志的主张,有的记者曾总结了在消息写作中增强视觉因素的五种方法:一是通过记者的眼睛或被报道者的眼睛描述景象;二是着力描写动态,尽力选用恰当的词语和精彩的语言,给读者以动的感觉;三是注重事件环境的描绘和现场气氛的烘托,用形象勾勒的笔法增加现场感;四是采用生动联想,比喻等手法,吸引读者;五是注意捕捉具有典型意义的细节加以刻画,引人爱看。

  方法之二:避粗求细 举重若轻

  2001年3月9日《解放军报》二版发表了一篇“本报讯”:《两地相思十五载 两千情书好甜蜜》,它的导语是:

  “一封封情思绵绵的‘两地书’,把一个边防军人家庭两地分居的日子串成幸福的珠链。3月上旬,海军某部大队长赵楠探亲回到宁波市郊柴桥镇的家中,他的妻子魏亚君把15年来相互写的2082封书信按日期编号,装订成9大本,还配有花草等插图。”消息在正文中进一步作了具体介绍:“说起这些信,赵楠的脸上充满幸福。他说,他曾专门买来‘文房四宝’,练习用毛笔写信,还阅读了许多爱情诗集,努力把信写得智慧风趣、文笔优美。妻子寄来一幅亲手画的兰花,赵楠把它挂在宿舍里。魏亚君30岁生日,赵楠制作了一张精美的贺卡寄给她,魏亚君一直把它摆在桌子上。她说:‘直到今天我还是蛮感动的。’”

  为了保卫祖国,小夫妻分居15年,记者通过围绕2000多份“两地书”的具体描写,把一个边防军人家庭两地分居的苦日子实实在在地变成了甜日子。充满具体描写的这篇消息发表后,在军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大量读者来信说它让人惊心溅泪,军报应读者要求对这“两地书”作了连续报道,数十家地方媒体也相继对其进行了报道,福建电视台还把此事改编成了电视连续剧。

  这篇消息的成功,再次说明最有分量的新闻写作风格应该表现在具体的细节描写中。一般说来,消息中的细节分两种:一是特写性的细节描写,对特定的人物、环境、场合等进行具体描写,这可以加强人物消息的形象性;二是概括性的细节描写,多采用全面描写,虽然取自个别现象,但它表现的并不是特定人的特定情况,只是用一个个细节代表普遍的东西。请看新华社记者金惠义写的消息《政策把老人变年轻》,其内容的分量应该是很重的,但记者却写得很轻巧:

  “陕西米脂县最近进行了3天秧歌会演,城郊公社10老汉表演打腰鼓,轰动了全城。这些老汉来自党家沟镇则湾两个村,最大的73岁,最小的64岁。头上包着白毛巾,身着浅蓝色的秧歌服装,系着红腰带,脸上涂着油彩。他们边扭边打,舞姿粗犷,那紧促的鼓点,欢乐的脚步,洋溢着满心的喜悦……10老汉还打着腰鼓到县城街头演出;有的还把村里的新事编成信天游演唱。群众看到他们的欢喜劲儿,感慨地说:极左路线把青年人变成老头,现在的(农村新)政策又把老人变年轻。”

  金记者正是通过概括性细节的描写,把一条重大的政治新闻写得很轻松活泼,让人感触非凡。

  当然,消息作为轻快简短的文体,作具体描写应该细而有节。一般说来,消息中的两类细节描写,都宜精、宜简、宜实,不宜信笔铺开,洋洋洒洒,写到恰到好处即可打住。

  方法之三:尽力量化 寓意于数

  2007年4月,新华社发布了一条影响很大的消息:《仅有1%的受调查者愿做工人》,导语中宣布:根据一项上海4000户入户调查,仅有1%的人愿意做工人;人才就业意向根据频率高低依次为政府公务员、事业单位干部、垄断性企业、金融保险和竞争性企业的员工等等。记者把这个问题具体量化为“只有1%的年轻人愿当工人”,非常确切而典型地表达出“官本位”等传统观念的影响何等根深蒂固,全社会人才开发误导的问题何等严重,因而许多媒体纷纷发表文章加以评判,也引起了国家劳动人事部门和教育部门的严重关切。这表明:用好数据,把消息中的数据尽量做到量化处理,是把消息中的事例写具体的又一种重要方法。

  数,是构成事实的基本因素,是对新闻事实的量的分析,新闻依靠数据才能具体地报道事物的度量关系。客观事物是由不同的数据组合起来的,没有数字就没有世界。

  消息中数据的运算,有人概括为10种,即均算、结算、散算、推算、悬算、喻算、横算、竖算、正算、反算等。一般人都是以一定的数据进行量的分析,并且普遍采用“比较思维”来强化效果。2007年4月12日军报二版发表的消息《广州军区某分部建立决策考评机制》,就综合运用了正算、反算、测算等多种量的分析:该分部所属的某仓库因为驻地水质含硝碱太重,无法饮用,只能靠一台小型纯净水生产设备来保障官兵生活用水,每年仅净水一项开支就近10万元。去年底,新上任的仓库党委班子准备投资100万元从市内引自来水进军营,不料引起了不少争议。为了慎重决策,分部领导特请水利专家来为官兵算了一笔帐:如果继续采用纯净水生产设备,20年、30年后得开支多少?而一次性投入100万元,10年后就开始省钱了。是继续每年花10万元填这个“无底洞”,还是花100万元一次性补上这个“大窟窿”?最后,仓库党委的选择得到了全体官兵的支持。作者通过量化算数的写法,成功地使科学决策的过程和效果立体化地呈现在读者眼前,可谓是“一数胜千言”。

  方法之四:避熟求特 藏奇于平

  异乎寻常的奇特现象,是构成新闻的重要因素,抓奇写特是把消息中的事例写具体的另一种方法。请看实例:

  “本报讯 他们走起路来,皮鞋并不吱吱作响,他们也不用撇嘴角示意代替说话,他们更无意照着什么人的下巴猛击一拳。”

  “这十几个于昨晚在舍尔曼旅馆集会的貌不惊人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私家侦探。在那里,他们召开战后首届国际侦探公司年会。”

  一条会议消息,竟先刻画私人侦探的具体典型意义的形象特征,由此引出会议本身的新闻,显然要比熟套的平面叙述引人注目。其成功的关键在于紧扣主题,去抓写事实本身的所固有的有特点的形象。这就要运用形象思维,把生活中的那些最精彩的形象摄取、表现出来。在这方面,中国记者和通讯员的成功之作也日益增多,请看军事记者秦卫东写的一篇消息:《站在士兵行列中的将军们》,消息写到:

  “3月28日下午,六盘山下某师军官正在举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官兵同学互考条令条例’的比赛……列兵张保才提问坐在前排的一位中将:‘请回答,军事训练条令第五章第57条对军官组织和参加重要的训练活动跟班作业有什么要求?’”被点名的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王克中将应声而起,操着大嗓门回答了这位入伍刚刚4个月的列兵提出的问题。裁判席亮牌:回答正确。……接着,又有4位将军站起来回答了士兵的提问。他们和士兵一样腰扎皮带,坐小凳子,起立回答问题。将军和士兵的距离在对答声中缩短了。”

  这是兰州军区旅以上主官正规化集训中的一个镜头,作者寓奇于平,立体化的描写在让人啧啧称绝之余,浮想联翩,含意隽永。

< language=java> try { showAd(3,0,1); } catch(e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