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味”无穷 “通感”功无量

“散文味”无穷   “通感”功无量


224500江苏滨海县第三中学陆可爱 13601415××1


痴心书虫:你们说,耳朵听见色彩吗?眼睛能看见音调吗?香味能变成歌声吗?树影能奏出乐曲吗?


情迷国学:!


痴心书虫:它是神话?还是魔术?


情迷国学:哈,它是一种修辞,名字叫通感。也有人称之为“移觉”或“感觉移借”,即感觉的娜移或假借。钱钟书先生称之“在日常经验里,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眼、耳、舌、鼻、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气味似乎会有锋芒。”你看,通感具有你说的这般神奇本领吧。


痴心书虫:您能具体说说它的神奇本领吗?


情迷国学:好啊。它的神奇就在于“五觉”沟通无阻。你看:


    视觉与听觉的沟通。如,“正值春时,性急的桃花们都生怕错过了节候,争先恐后地在枝头登场,沸沸扬扬,熙熙攘攘,千朵万朵闹响幽静的田野。”(李元洛《吹箫说剑》)这里用闹响一词把视觉向听觉转移,从而把桃花描绘得有声有色、具体形象。再如,“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把视觉转化为听觉,以唤起读者的联想,把“光与影”具体形象化了。


     听觉与视觉的沟通。如,“女子们朗朗的笑声,像水上的波纹,在工地的上空荡漾开去。”(魏钢焰《绿叶赞》)这里的笑声波纹是一种听觉和视觉的沟通。感觉的互换构成了生动新颖的意象,引发读者丰富的联想,语言富有强烈的感染力。


     听觉与触觉的沟通。如,“我这时被四面的歌声诱惑了,降伏了;但是远远的,远远的歌声总仿佛隔着重衣搔痒似的,越搔越搔不着痒处。”(朱自清《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将听觉与触觉相沟通,新颖、生动的语言表达出难以言传的微妙感觉,耐人寻味。


嗅觉与视觉的沟通。如,“还有淡淡的芳香,香气似乎也是浅紫色的,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宗璞《紫藤萝瀑布》),这里用视觉的“浅紫色”来写嗅觉的花的“香气”,使视觉与嗅觉相通,很好地表现了眼前的生机美景深深地感染了“我”,抚慰了原先伤痛的心灵,突出了作者在花香中喜悦沉醉的心情,有力地表现了文章的中心。


嗅觉与听觉的沟通。如,“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句中用“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来比喻微风送来荷叶、荷花的“缕缕清香”,把无声的嗅觉转化为了有声的听觉,让人不禁产生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痴心书虫:通感的本领真不小,可“五觉”之中沟通无限,打破各种感官的界限,把各感官共同统一起来,使抽象的事物表达得更加具体、生动、形象,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和美的感受。


情迷国学:是啊,通感确实能使无形化为有形,无声化为有声,无味化为有味,把生活中似乎无理的形象化为艺术上合理的境界,使我们读者得到更立体、更深刻、更真切的审美感觉。


 


 


 


 

发表评论